看看侯宁的文章,真的让人心慌慌!我的股市预测史以及最新预言!我,

发布时间:2021-03-31 22:13 股市 社会学 经济

我的股市预测史以及最新预言! 我,本非财经人,大学学的是机械制造工艺与设备自动化,研究生读的是社会学理论与方法,但在校时误打误撞被朋友拉入了“人大经济改革研究会”,故三年间除了社会学本业,还饱受经济、金融系所同学影响。如此,毕业留京一年后,便抱着发财梦辞职进了期货圈,并凭些小聪明“忽悠”来十万块,当起了当时期货大腕的期货经纪人。 结果,当然是赔光了事。回头想来,这便是我步入财经界所上的第一课。 1995年底,我进入中国证券报,开始了长达七年的编记生涯。 或许是因为在市场部工作日久吧,从99年起,我尝试着开始预测市场走势 我的股市预测史以及最新预言! 我,本非财经人,大学学的是机械制造工艺与设备自动化,研究生读的是社会学理论与方法,但在校时误打误撞被朋友拉入了“人大经济改革研究会”,故三年间除了社会学本业,还饱受经济、金融系所同学影响。如此,毕业留京一年后,便抱着发财梦辞职进了期货圈,并凭些小聪明“忽悠”来十万块,当起了当时期货大腕的期货经纪人。 结果,当然是赔光了事。回头想来,这便是我步入财经界所上的第一课。 1995年底,我进入中国证券报,开始了长达七年的编记生涯。 或许是因为在市场部工作日久吧,从99年起,我尝试着开始预测市场走势,并在做天极网特约撰稿人时发表了我在市场转折时点上的第一篇预测文章《1999年股市回眸》,文中回顾了兔年走势,并对龙年走势做了五大断言:一,上市公司的股价结构将有一个大的调整,入市受益概念股终将脱颖而出;而受损板块的价格如板块等将有一个较漫长的调整过程。二,高科技板块的核心作用将会凸现,高科技上市公司将会大幅增长。而网络股中的超级黑马的股价将超出我们目前的想象。三,股市运行的政策性特征将在很大程度上消失,股市终将形成自己的“个性”,技术派测市的准确度将大大提高。四,随着入世和入市资金供给的增加,上证综合指数攀上2000点的日子不会遥远,且股指会在1600以上的新箱体内运行。五,就近期而言,大盘的调整已基本告一段落,从2000年的一月起,大盘有望再拾升势。基于前期利好的滞后效应及新入市资金量的大幅增加,故估计新行情的持续时间将至少在3个月左右。 这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预测,时间是1999年12月29日,股市行情一片低迷。虽然中证报没敢在报上刊登,但好在天极网刊登了,算给我留下一个记号。 其后,在2001年5月15日,在吴敬琏和几大经济学家们一片激辩声中,我写了《欢呼声中终将响起》,预言股市大跌将发生在6.7月。鉴于我在99年的预测,在一位值班副总反复修改,弱化了一些看空词汇后,该文终于在5月18日第九版发表。此后的6月14日,中国股市破位下跌,开始了长达四年的漫漫熊市。此后的九月,许小年领导的中金研究团队发表了著名的“千点论”,进一步调低了人们对股市的预期。 众所周知,再后来便是熊道迷途,但其间并非没有行情。2003年11月13日,当股指调整到1307点的当日,我再次感觉到了相对底部的来临,并在上午发表了《股市再创新低理性投机者入场何妨》,从那天起,股市反弹了近四个月,最高涨到1783点。之后继续跌跌不休。 终于,股市进入了2005年,年初我发表了《股市前瞻:“满地金子”还是“一地鸡毛”》,断言05年极可能是金子满地的一年;4月29日,股改破题,其后在股指跌至1000附近前夜,笔者发表了《到股市选美吧酒醒后你该比谁都清醒》,号召投资者入场选股,其后在跌破1000点当日,笔者又在新京报发表了《我们再没有理由看空中国股市》一文,并在6月9日又发表了《永别了触摸千点的“一夜情”缘》,并在其后的7月断言了中国股市彻底反转的行情性质。 之后,在05年末对股市进行全年预测时,我在国际金融报发表了《从“一地鸡毛”到“狂犬吠日”!》,断言股市将可能涨到当时所有机构预测的“最高点”1600之上,并在股指运行至1300点,爆发了所谓“千三攻坚战”时明确断言《千三必成股市铁底》。而当股市冲破1500之际,笔者更是把目光放到了3000点,写下了《告别融资恐惧股市踏上“奔3000”快车》,并在1753调整到1541左右的小调整前前一日7月14日告诉大家,调整开始了。此后,为期六周左右的调整开始,直至工商银行银行上市调整结束。 那时,也就是去年10月中下旬,由于股市没有调整到笔者原先估计的14000一线,也由于对主力疯狂投机工行一时难以理解,笔者犯下了自己预测史上第一个重大失误,导致许多投资者对此耿耿于怀。但我要说的是,笔者看空虽错,但也并非诚心误导,因为那时我带着全家去海南旅游度假了。 转眼到了年底,我终于回过神来,看出了这轮疯狂投机行情的本色,于是便基本放弃了对股指的预测,写下了《猪年简望:“金猪送宝”还是“野猪啸林”?》,指出要强化监管约束投机,这样方可走出“金猪送宝”的“好行情”,否则,野猪啸林,赢家通吃,最终这场资本大革命便可能是一场悲剧了。 然而,猪年的行情真的如同疯了一般,内幕交易畅行,个股疯涨成风,股指一路飙涨,全民炒股的大戏上演了。对此,我采取了彻底的批判态度,并在4月29日接受金融界采访时断言,最早2到3个月,最晚年底,中国股市将发生股灾。此后,5月23日,我写下了《在部委博弈声中展开中期调整》,明确断言了中期调整的来临。七日后,5.30暴跌降临。 再后来,所谓权重股行情爆发,虽然股指再度飙升至6124,但“二八现象”越来越明显,赚钱已经是很难的事情了。国庆长假前夕,笔者再次为新京报撰文《我们再没理由看多中国股市》,并在6124新高创出后的10月22日凌晨撰文《“黑色星期一”将奠定逆转行情》,文章指出:“在我看来,6124.04,或许便是未来五六年的铁顶,也算是中国股市与6000点的‘一夜情’缘吧。只不过,是‘超黑色’!”,且在中石油上市前夜发表了《中石油揩尽中国牛是最后一滴油》等系列文章。 如今,又过了将近一月了,股指大跌千点,创造了所谓“跌幅之最”。但我们需要看到的是,虽然6124.04的“峰顶”已过,但目前的中国股市依旧在“山峰”之上,调整还远没结束。或许,对许多朋友而言,只有过几个月回首往事的时候,你才会真正意识到这一点,但到那时却也便晚了,因为加速下跌的可怕只有老股民才知道,而这点,或许即将开始。这便是我的最新观点。 有人要问,为什么你一个财经评论员总喜欢在关键时预测股指?问得好,这是我自己的一点小小的爱好,中证报时便养成了,而且暂时也不想改,因为在我看来,一个好的财经评论员必须有看透事物本质的能力,这样评起任何事情才能眼光独到,评议深刻,而能不能首先看透股市涨跌玄机,就是最好的检验场。否则,谁不能评论几句?谁不能写几行字?还要“专家”干什么? 或许,在今日回顾完自己的预测史后,我可能会少说点行情的事吧。毕竟,可做的其他事情还有很多。但我最后想说的是,股市难测是事实,我看错了自会以各种方式认错,但请那些在网上跌跌不休企图“教育”我的“高人”还是先自省一个问题吧:您入行多少年?看对过几次? 其实,在历史的长河中,我们都不过是匆匆过客,也绝对是小人物,能做些力所能及、惠己惠人的事情,便是很大的功德了。所以,请不要对我要求太多,拜托。

看看侯宁的文章,真的让人心慌慌!我的股市预测史以及最新预言!我,

每次都看那么准?完美的试验数据90%都是假的,我看可信度不是很高,不可全信

相关问答: